以房养老,永安保险迎来多事之秋

来源:http://www.epostabiLgi.com 作者:房产 人气:187 发布时间:2019-10-10
摘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 原标题:老人认为不划算 银行保险不愿做 “以房养老”前途茫茫业内建议三方参与改进现有模式实现多赢 记者 宋希 8月1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吴小晖集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

  原标题:老人认为不划算 银行保险不愿做 “以房养老”前途茫茫 业内建议三方参与改进现有模式实现多赢

  记者 宋希

  8月1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房养老” 缘何试点四年 仅百余户参与

  永安保险最新一期风险综合评级被降为C类,原因是在操作风险、战略风险、流动性风险、声誉风险的部分评估项目实际执行情况与监管评估标准存在差距。

  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一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0日一审宣判,以吴小晖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

  在“以房养老”试点四年后,近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指出,从今年8月起,把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简称“以房养老”)推广至全国范围。

  从“人事大地震”到被监管层约谈,成立已有20余年的永安财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安保险)迎来“多事之秋”。

  宣判后,吴小晖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立案受理,并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认定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上述裁定。(原题为《吴小晖案二审宣判,上海高院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所谓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以房养老保险”)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即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分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分权,处分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投资时报》记者从永安保险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了解到,该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均达监管要求,但其最新一期风险综合评级却降为C类。相关信息显示,永安保险被下调风险综合评级,主要因其操作风险、战略风险、流动性风险、声誉风险的部分评估项目实际执行情况与监管评估标准存在差距。

责任编辑:杜琰 SF007

  这本是一项对于养老模式的全新探索,在国际上也不乏成功经验。但遗憾的是,在国内的四年试点以来,仅有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开展了以房养老业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底,幸福人寿累计承保139单(99户),签约意向客户201单(141户),其中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保单数占总数的80%。

  风险评级降为C类

  为何以房养老不被认可呢?一方面是老人们觉得反按揭每月给的补偿太少了,甚至不如固定理财;另一方面是银行和保险公司也没兴趣,不愿意未来手里拿着很多房产,增加金融风险。对于双方的利益分歧,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在揭示以房养老为何步履蹒跚的同时,专家学者们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以房养老”设计能改进现有模式,真正对现行的养老模式形成有效补充。

  永安保险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47.03%,和上季度末的249.98%相比,下降2.95个百分点,依然满足监管要求。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风险综合评级却从一季度末的B类被降为C类。

  “以房养老”被认为很不划算

  保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分为A、B、C、D四类,C类公司指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或者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达标,但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中某一类或几类风险较大的公司。很显然,永安保险被降为C类的原因是后者。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因在操作风险、战略风险、流动性风险、声誉风险的部分评估项目实际执行情况与监管评估标准存在差距。

  “以房养老”其实早在2014年便开始在北京、上海等四个重点城市试点,但因为参与度较低,随后又增加了广州等多个城市,延长了试点至今年6月。

  从该公司净现金流表现来看,流动性上或也存一定风险。截至今年6月末,该公司净现金流为-0.33亿元,虽较上季度-1.22亿元有所缓解,但依然为负值。对此,永安保险在报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未发生重大流动性风险事件。净现金流为负数,主要是因为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为负的4.3亿元,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已为正的3.97亿元;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可满足公司日常经营需要。

  但即便如此,无论是老人还是保险公司,对于以房养老的热情并不高,四年下来,参与其中的只有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承保139单。为何以房养老受到如此冷遇?

  相较而言,屡被监管“点名”,恐是令永安保险更烦心的事情。从偿付能力报告可见,此次评级被下调之前,该公司在5月4日收到了监管谈话通知,原因在于该公司在原保监会开展的2017年度保险公司投诉处理考评中排名落后,所以,原保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监管谈话。监管要求永安保险认真查找原因、制定整改措施,并将整改情况上报银保监会。

  其实,保险公司已经给我们算好了一笔账:按照目前的设定,如果老人的房产评估值为100万,老人今年60岁,那么需要缴纳延期年金至86周岁,每年缴保费2544元,但每月到手的基本养老保险金额仅为2514元。86周岁之后,他无需再缴保费,但仍能以每月2514元的标准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

  之后的6月4日,永安保险又因在2017—2018年意外险共保业务存在核心业务系统缺少被保险人信息、“联共保”信息不准确、保费分摊比例与承担的保险责任比例不匹配以及支付畸高经纪费等问题,收到了中国银保监会的监管函。

  这样算下来,老人反按揭房产后,每年能够获得大概3万元,但还要交一个2500元的保费,再刨除一些必要的费用,其实也就每年获得27000元左右,即便你活到86岁,也就从保险公司拿回来70万元,如果要拿回跟房子等值的100万,需要活到96岁,这个难度还是相当大的。此外,“以房养老”模式最大的麻烦还在于,房价的起伏波动难以预料。尤其是最近几年,房价上涨的预期较强,而以房养老的反按揭则是恒定的,也让老人们觉得这个产品“很坑”。

  如果将时间往回追溯,2017年11月28日,永安保险还曾因关联交易和合规等问题遭到原保监会点名。原保监会表示,其于当年2月28日—3月10日对永安财险开展了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发现永安财险在“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合规与内控管理、内部审计、考核激励等方面存在问题,要求该公司在接到监管函后立即实施整改工作。

  不仅是不划算,随着“以房养老”的推进,一些人还打着“以房养老”旗号设计骗局。去年北京法院就公开审理了多起“以房养老”的纠纷案件,一些人打着“以房养老”的名义将理财产品推荐给老人,老人将房子抵押后向贷款公司借款理财,并在老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委托书”。私自将老人名下的房产以低价卖掉获利,使不少老人不仅失去了房子,还背上了一身债务。

  高管人事变动股权变动密集发生

  不难看出,一方面因为“以房养老”本身设计的不合理,让大多数老人觉得完全不值得去做反按揭,另一方面,各类打着“以房养老”名义发生的经济纠纷也让很多老人对“以房养老”敬而远之。

  成立于1996年9月的永安保险,迄今已有22年历史。从股权结构看,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永安保险持股超过5%的股东有7家,包括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杉控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陕西兴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化建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0%、19.83%、16.18%、5.96%、5.16%、5.16%、5.02%,陕西国资委为控股股东。

  “以房养老”该如何设计

  从业绩方面看,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84.86亿元,和上年同期的90.65亿元相比下降6.39%;实现净利润3亿元,和2016年的6.03亿元相比下降50.25%。有业内人士表示,永安保险的业绩不稳,与其近年来的人事纷争和股权变化不无关系。

  既然老人们认为“以房养老”不划算,那么把房子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应该拿多少钱才是合理的呢?

  2017年12月6日,永安保险公告称,公司第五届董事会2017年第12次临时会议审议,决定解聘蒋明总裁职务;12月12日,董事会第13次临时会议审议决定,由副总裁刘雄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主持日常经营工作。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地产业内专家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其实银行和保险公司也是一肚子苦水,之所以试点四年以来,只有一家保险公司承保了以房养老,大多数银行和保险公司对这个业务都“不想做”,主要就是因为在银行看来,房子是折旧资产,每年会有贬值,而付出的现金每年是有利息的。另外,在实际操作中,因为保险公司和银行还有行政成本,而且房子通常是“估不足”的,所以保险公司需要留出很大的空间,保障自己的风险。这样孤寡老人们的“回报”就更低。

  对此,市场上众说纷纭。12月21日,作为永安保险重要股东,复星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关于永安保险近期情况说明,才让市场议论逐渐平复。说明显示,永安保险董事会解聘蒋明,主要是根据蒋明年龄原因而提出,且复星已聘任蒋明任集团副总裁,并继续作为永安保险董事,在复星的金融保险板块和永安保险发展上发挥专业作用。

  如何让各方都满意呢?该人士透露,其实在香港有类似的养老保险,业内叫做“斗长命”的保险。一个60岁的老人,一次性付100万元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每年分红,死亡则终止。若不满75岁死亡,则付到75岁,给子女或其他继承人。这个产品的收益大概是5666元/月左右。年率6.8%。按照6.8%的回佣率,前面16年,活到75岁,拿回100万元本金。活到80岁,大约有3%的回报。活到90岁,大约有5.4%的回报。但最高的收益率上限是6.8%,不能超过。

  然而,这场“地震”并未就此停止。

  这样相比,同样是100万,现在的“以房养老”只给2514元/月,实在是太低了。

  蒋明被解聘后,又有报道称,有部分公司董事以董事长陶光强“不适合担任董事长”为由,提议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关于罢免陶光强担任永安保险董事长职务”的议案。不过,此动议并未成功。

  该人士建议,他认为的“以房养老”,不应该是“二方模式”,而应该是三方模式。他举例道,现在的二方模式是,A.老人,卖出房子,每月获得2500元,获得房子租赁权直至死亡。B.银行,买入房子,每月付出2500元,没有租赁权,老人去世后获得房产。

  此外,今年8月2日凯撒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将持有的永安保险2260万股股份(占永安保险总股本的0.75%)以每股2.57元转让给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陕国投,000563.SZ),交易金额5808.2万元。上述股份受让完成后,陕国投持有的永安保险股份将增至1.67亿股,持股比例将升至5.56%,股东持股排名将升至第5位。

  引入第三方投资者后,金融方式可以改成,A.老人,卖出房子,每月获得4000元,获得房子租赁权至去世。B.银行,获得100万元现金,每月支出5666元利息,相当于做了一笔理财产品。C.投资者,付出100万元现金,每月获得1666元房租,在老人去世后获得房产。

  公开信息显示,陕国投和凯撒旅游均是永安保险的原始股东之一。其中,陕国投初始认购1100万股,后续经过增资扩股,持有的股份增至6893万股,持股比例为2.29%;凯撒旅游的前身宝鸡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占比为6.45%。此后,伴随着该公司重组,经过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凯撒旅游持有的股份变为2260万股,持股比例为0.75%。此次受让如若完成,凯撒旅游将不再拥有永安保险的股份。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备用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以房养老,永安保险迎来多事之秋

关键词:

最火资讯